">

可曾遥月寄相思

来源:许昌龙岗发电企业 编辑:刘仲梁 日期:2018-10-11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鸿雁长飞兴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

-----张若虚《春江花月夜》

又是一年月圆时,夜半独自游在路上,清影随行,不知这月圆之夜,又有多少晚归之人成就了李白那句“对影成三人”之景,只是独少了月下独酌那份闲趣。都说奋斗的路上不缺伴行之人,但终有倦时,可许我在着清亮月色之下享一会儿这浮生偷闲之惬意呢?

遥望明月,人人都道嫦娥美,可不知这团圆之夜,能否问一句“嫦娥,可否思念那远方的亲人?”月儿在天上摇啊摇,摇尽了人间的思念,摇走了世间的浮躁,也摇出了我内心深处那一直思念的人……

爷爷,您看啊,这月,又圆了,您在彼岸可曾跟我看到的是同一轮明月?听说那边有大片大片的花海,叫做“彼岸花”,能随人的喜好变色,爷爷,您是否看到了自己最喜欢的那种色?是否在也不用看医院那惨白,在也不用闻走道那刺鼻的消毒水味道?

爷爷是位地道的农民,却靠着那一亩三分地,在那个人人都吃不饱的年代,供出了四个大学生,无论多苦,从未放弃。虽未及见爷爷最后一面,但听父亲说,爷爷在睡梦中离开,走得安详。爷爷也不仅一次说过,从阎王爷那偷这么多年,够本了!

印象中爷爷一直病着,父亲说是爷爷年轻时受的苦太多,每当气温稍有变化便要住院,仿若那医院才是爷爷的家,这一病便是十六年,时好时坏,磨人难耐。爷爷在我耳边说的最多的一句就是“人这一辈子,就像那种地,什么时间种什么,急不得,急了晚了,它都长不好……”

工作这些年,似乎已经忘了爷爷这句话,浮躁利欲,急功近利,反而处处碰壁,路变的更不好走,却一味冒失前行,又总抱怨世事不公……不如就此停下来,收拾收拾心情,看看自己这几年一路走来的脚印,总结一下自己所拥有的,看一看自己所缺少的,把自己的现在做好。

如果这月当真能寄相思,可否替我向爷爷寄去我在“此地”的思念,月光抚照,顿感浑身轻松了不少,爷爷,是您也在“彼岸”如我一样望月寄思吗?也是您在借月光与我拥抱吗?

阅读次数:250 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