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忆改革开放四十年老妈的三次搬家

来源:首阳山发电企业 编辑:韩振伟 日期:2018-11-02

母亲第一次搬家,那是上世纪的1975年7月。

要搬入新的三孔砖窑里住了,全家人可真是欢天喜地。早也盼,晚也盼,巴望了十多年,这是多么不容易的事啊! 

想当年,大家一家七口人,住在两间小厦房里,大热的天,大哥、二哥兄俩挤在灶房里睡, 那真叫紧张啊!眼看着大家三个哥哥陆续高中毕业,要成家了,没房子,这可咋办呀!总不能不给孩子娶媳妇让人家笑话呀!哎!爹妈为这事儿可真是操碎了心。非得建所新宅子不可!老爹下了决心,全家人齐心协力,借钱、备料 ,找匠人砌砖,烧窑。尽管窑后大墙(买不起砖)是用麦秸泥垛起来的,但三孔砖窑还是给了大家喜悦。母亲说,要不是这新社会,世道好,能批宅基地,鼓窑想就甭想!

母亲是旧社会过来的人,不识字,念叨着说这都是八路军、共产党、新中国带来的好处。

搬进新宅没几年,随着哥、姐们的高中毕业,我家终于从队里变成了余粮户。用余粮款换成砖瓦,大家的新家垒起了院墙,并在时隔11年后,把窑后土泥墙改砌为砖墙。在宽畅明亮的院子里,母亲露出了从未有过的开心笑容。

 时移事易。转眼20多年过去了。当年三个哥哥有幸乘着1977年高校招生改革的东风,都考上了大学,都分配到了县城工作。老爹老妈感到孩子们都不在身边,孤独了,寂寞了!产生了新的想法:进城!

为了满足两位老人的心愿,大家弟兄几个商量,大家集资,为老人买房。

听说孩子们都乐意买房子让父母进城,老爹老妈高兴的夜不能寐,果断拿出全部的积蓄,其实也只是大几千块钱,其余的弟兄几人各自想法儿,终于凑起了四万多块钱,给两位老人买到了处于一楼的三室一厅的套房。

套房!人老几辈儿哪住过这玩意儿!厕所在屋里,浴缸可以洗澡,进屋没有门槛,老妈可高兴了,骨刺增生这老毛病就怕过门槛。这下方便了!各屋里电灯电扇空调一应俱全,还安了门电话,一下子,都成现代化了。

 搬家!老妈第二次搬家是在19年前快要春节的时候。

1999年冬天,大家将老爹老妈接到了县城,将农村老家的旧家具、缸缸罐罐、水桶勾担等等一股脑搬进县城。好多东西明显进城没用,但老爹老妈舍不得丢,惯了,坚持要搬,说万一用得着了。

进了城,老爹老妈虽然没有与大家一起生活,但弟兄们你进我出,时不时到老人跟前。老妈说:“这城里就是比咱老家好!想谁,谁一会会儿就来了,真好!赶上好时候了,人老几辈穷得叮当响,真没想到能拽上新房子,可该俺们享享福了。”

在县城的新家,老爹老妈可称心了。一家人不时聚聚,老老少少,欢天喜地,两位老人在天伦之乐中,笑口常开。

春风吹万家,煦日送吉祥。日历翻到了2016年5月。由于老家县城提质改造,要扩路,拆掉了老妈所住的楼房。老妈只好到大家兄弟姐妹家住。拆迁办人讲,房子置换,拆多少置换多少。但老妈很是焦急。泪汪汪地说:“我没家了,我是无家可归了。 ”

是年,老妈已85岁高龄了。听着老妈的话,大家哥几个心里都是酸酸的。老父亲已离开大家十多年了,如今老妈一人,的确是很孤独的。哥、姐们笑着劝老妈:“您处处都是家,住在俺们不管谁家,哪里就是家。”尽管大家千方百计调剂着伙食,并用轮椅推着老妈不时的出去走走看看,但老人家还是不快活。

是年冬,置换的房子分下来了,是高层,有电梯。一家人全力以赴加大装修的力度,好让老妈尽快有自己的新家,期间还让老妈在过程中查看装修的质量,看着看着,老妈又变得高兴起来。

买家具!按老妈的要求,全套新家具。新的餐桌餐椅、新床新柜子、新空调、新电视,58英寸的。厨房,全新的餐具和灶具,老妈拄着拐杖,这屋看了看那屋,高兴得笑哈哈的! 

搬家!2016年12月快要春节的时候,全家出动开始了老妈的第三次搬家,把新房整理得窗明屋亮,一派现代气息。老妈说,这回搬家你弟兄们没拿钱,都是政府赔的钱,冇给你们添负担。老了,还能住套新房子,坐坐电梯,这是我老婆儿有福气!

老妈说着,不知怎的,竟掉下眼泪来 。吓大家一大跳。老妈说:“冇事儿,我是高兴,我又有家了!”       

如今,老妈已87岁了,大家兄弟姐妹轮流侍候老人家的生活起居,推着老人逛逛超市,瓜果梨枣,啥下来,都叫老妈尝鲜。老妈乐滋滋地私下给大家说:“这日子好,这新房子气派,赶上了好时代,我非活一百岁不中!”

阅读次数:77 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