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尽的思念

——写给刚刚去世的父亲

来源:安阳企业 编辑:牧洹 日期:2018-10-22

去年下半年以来,父亲生病后在医院里断断续续、反反复复住了半年医院,我每天下班总会习惯性地去医院陪伴、护理父亲。后来父亲卧床,生活不能自理,呵护父亲又成了我工余时间的全部。

近日下班,我却茫然不知所措,因为,就在几天前,就在今年中秋节之后的第一个早晨,在与病痛顽强抗争了390天后的我的父亲,终于还是带着万般不舍撒手而去。从此,我意识到自己成了一个永远也不会享受到父爱的儿子;从此,当面叫声爸爸,这个以前最为平常的事情,就像当初母亲去世后再不能当面叫一声妈妈一样,成为我余生最豪侈、最难实现的愿望了。

在料理父亲的丧事期间,族长让我为父亲点一首歌以示缅怀。我毫不犹豫地点了那首词写的很感人、旋律也很优美的叫《我的老父亲》的歌;族人唱的怎样,都是谁为我唱了这首歌,尽管我一直身在现场,但却一概不知。因为,我早已抑制不住那份对父亲难以割舍的情感而脑际空白;因为,父亲没有他人可比拟,父爱,没有什么可取代;因为,父亲走了,那个引领我成长,安慰我苦闷,激励我奋发的人永远不会回来了。

父亲是个苦命的人。刚刚周岁、还嗷嗷待哺的时候便失去了母爱,从此吃百家饭、穿百家衣,跟着同样苦命的爷爷艰难度日。我的祖辈是地地道道的农民,所有中国旧社会农民经历的苦难我家都没有幸免,加上奶奶20多岁的过早离世,爷爷独自带着年幼的父亲,苦难的日子可想而知。

父亲是个大命的人。一岁的时候,失去了母亲的呵护,缺吃少穿,却顽强的生存了下来;到了上学的年纪,又得了“大肚子脾病”(老家的人都这样说),缺医少药,竟靠免疫力战胜了病魔;待参加了工作,又遭遇了洪灾,水性并不好的父亲被洪水挟裹着冲到了地势更低的厂围墙边缘,幸被一棵屹立的大杨树阻挡,才捡回了一条性命。

父亲是个直性的人。中等身材,说话高声大嗓,目光有神但不显慈祥,一双一成不变的解放牌黄胶鞋一穿就是多年,生活的重担压的他50多岁就驼了背,走路总是匆匆忙忙的样子。据母亲回忆,在那“农转非”吃香的年代,父亲回老家办有关手续,因公社的相关负责人下乡,父亲多次拜访未果,便不辞而别回厂上班了。一直关心此事进展的爷爷以为父亲将事儿办妥了,事后一问方知,父亲担心落下手头的工作,竟鬼使神差地将此事耽搁了,直性的让人匪夷所思。

父亲是个敬业的人。父亲参加工作的时代正值全国大办钢铁的大跃进年代,他的职业生涯可以说是和电力企业同步成长的。父亲干过电工,当过炊事员,管理过食堂,采购过物资……,用“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形容毫不为过。尤其是在物资匮乏的年代,经常出差采购物资,有时几个月都不回家。他对企业的发展前景从不看坏。每每听到包括我在内的后辈们对企业发出这样或那样的怨言时,总是站在自己的角度旗帜鲜明地批评大家后辈贡献不多、要求太高,对大家后辈对企业的态度表示不理解、不包容。他经常对我讲,“企业就是大家的家……”;父亲对企业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浸透着很深的情感,甚至他退休多年后,开口闭口还是“大家厂……”。

伟大,往往在平凡的夹缝中闪光。没有激情满怀的豪言壮语,没有惊天动地的英雄壮举,这些朴实的寥寥数语,我觉得就是父亲那一代人对企业奉献精神的最佳体现。也正是一如父亲这些平凡的人的无私奉献,才构铸了共和国电力企业的钢铁脊梁,锻造了电力企业的传奇与辉煌。

对于父亲的过去,我知之甚少,一方面是因为父亲不擅于表达,从不主动提起;另一方面是因为父亲过于严厉,大家做子女的不愿主动亲近他,很少和他交流。所以他那一代人付出的辛苦和企业曾经的磨难,很多都被记忆尘封、束之高阁了。只知道由于家里孩子多,父亲在家庭经济并不宽裕的情况下坚持供大家姊妹五个念书。为此,他平时都尽可能的出满勤干满点,为的是多挣点钱。个中况味待我参加工作后才渐渐地有所体会。

父亲是个对子女相当严苛的人。他信奉“棍棒底下出孝子”的教育理念,平时很少回家的他,只要获悉我这个家里唯一的男孩儿在学校和同学打架了或拿了学校、生产队不该拿的东西了,迟早是要给我“秋后算账”的。记得一年春节,父亲到燃放鞭炮的时节发现他回家时买好的炮竹全部不见了,就毫不怀疑地拿了爷爷赶牛的鞭子要抽我,我被迫抱着院子中间的一棵树转圈、干嚎,既怕又怨,不知缘由、不敢申辩。还是从小把我一手抚养大的爷爷问清了缘由,告诉我知错就改还是好孩子的道理,我才明白在春节燃放鞭炮是有时间安排,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拿了不分时间地点的去燃放的。但父亲余怒未消,还是罚跪了我一天,无论谁讲情也无济于事,让我长了记性。这,也是一种父爱,只是他的父爱方式让我当时难以接受、不能理解罢了。

父亲也是一个很要强的人。让我体会深刻的有两件事。一件事是农村土地“分田单干”后,由于当时的农村机械化程度很低,没有经过农活历练的大家姊妹几个明显吃不消,这时对农活儿一把好手的爷爷因年事已高不能劳作了,父亲便毅然花了几个月的工资“独家”买了台小型的收割机“自给自足”,他说,不为挣钱,就为省力。此事当年着实让大家扬眉吐气了一回。一件事是我结婚,父亲一次酒后说自愧没有让我上好的学校、没有帮我找到好的工作,坚持将老屋拆掉,在原地修建了两层的楼房,当时的楼房尽管和现在的城乡结合部的别墅不能同日而语,但在当时的农村还是很显眼的。此事让我这个从小对父亲有成见的儿子反思了很多,包容了很多,也读懂了很多。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父亲,或伟岸或平凡。对于我的父亲,我不愿也无意用华丽的辞藻为他82岁的人生做一次华而不实的装饰,只想用简简单单的词语,回顾他平凡质朴的过往岁月和人生点滴,以为缅怀。

其实,父亲的一生就是一本厚重的书,就是一个传奇,只可惜我还没有来得及细细品读,就消散在了父亲老年痴呆的时光里,只留下了一些模糊而五味杂陈的记忆。父亲曾经历了怎样的苦难,为家庭和企业作出了怎样的贡献,又曾失却了多少亲情,牺牲了多少节假日为单位忙碌,也都化作声声叹息飘落在了我深感遗憾的岁月中……

父亲,但愿天堂没有病痛;父亲,我真的想您,如果有来世,我还愿做您的儿子。


阅读次数:104 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