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望40年前的高考

来源:首阳山发电企业 编辑:韩振伟 日期:2018-10-23

公元一九七六年,风雨如磐。

伴随着地动山摇,伴随着洪水滔天,伴随着阶级斗争的风霜雨雪,中国当代三位历史巨人毛爷爷主席、周恩来总理、朱德委员长相继辞世,人民哭泣,日月垂泪。新中国飘扬了27年的五星红旗在向世人发问,共和国的航船要驶向哪里?

1976年10月上旬,红色电波和北京主流媒体传来特大资讯。当初人们还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千真万确:以华国锋主席为首的党中央一举粉碎了祸国殃民的“四人帮”反党集团。

五星红旗继续高高地飘扬,人民共和国拉响汽笛驶向光明的远方。

全国人民迎着东方的朝阳,高举着华国锋同志为首的党中央“继承毛主席遗志,一年初见成效,三年大见成效”的旗帜,昂首阔步地投入祖国大建设的热潮。

那年二哥二十岁,高中毕业后已经在家乡贫瘠的黄土地上当了三年生产队长。

1976年,二哥在老家横水的“五七”高中毕业后,在家乡的广阔天地里已经奋斗了四个春秋,党和国家一年和三年经济建设的目标还是鼓舞人心的。虽说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的日子又累又苦,但祖祖辈辈当农民不也走过来了嘛,何况二哥那些个刚出校门的年轻农民遇上了“抓纲治国,三年大见成效”的新时代。打小就吃惯苦的二哥坚信,人勤地不懒,只要舍得下力气,社会主义中国的农村一定能够长出希翼。当然,那时在一个20岁的大男孩的心里,不是没有走出农门,见识外部精彩世界的愿望,只是对当时各种条件的制约无可奈何、无能为力而已。

唉!也许,这辈子就是种地的命,二哥声声叹息。

1977年,继续农业学大寨,改土治水,兴修水利。在那年秋末冬初的一天,在修建大寨田的劳动中,二哥听有人说今年要通过考试招收大学生了。二哥赶紧找来报纸一看,真是喜从天降,国务院批准了国家教育部的意见,自今年起,恢复高考。由各省自主命题。

那时,尽管二哥在高中年年被评为“五好”学生,也是班里公认的小老师,然而去村里小学代课的愿望却一次次化为泡影。
  

 现在,希翼终于来了。当年冬,一边在战天斗地,修建大寨田,为一年初见成效的基本目标流汗出力,当然也是为解决生计问题,一边偷着看看语法修辞,并借来初高中的语文数学历史地理(没有政治课本)书在夜里学习。在大寨田劳动休息时单独找个地方读几页书。因为从知道高考消息到考试那天,大约就是不足两个月的时间,书都没有读完,就匆忙走进了考场。

 其实当时,没有人组织你复习,没有人督促你读书,没有人告诉你考几个学科(甚至有人误传,文科不考数学)更没有人给你点拨重点和考点。就是这样,仓仓促促上阵了。

考点就是二哥毕业的横水“五七”高中。二哥回忆说高考前的第二天下午,横水高中的操场上黑压压地站满了考生,横水公社教育组的领导讲高考纪律和要求等等。当时二哥暗暗想,天哪,这么多人,这能轮到谁呢?

二哥的考场是在横水高中校园里。记得是穿着棉靴考试的。语文科的作文题目为二选一:1.为抓纲治国初见成效而热烈欢呼. 2.我的心飞向了毛主席纪念堂

记得当时感到第二个题目难写,要靠联想写一篇抒情散文。二哥选作了第一个题目,夹叙夹议,写了一篇讴歌农村建设的散文,讴歌了抓纲治国的基本国策。

自我感觉,考试还是发挥了正常水平。一个月后,喜讯传来,高考成绩入围,通知让到县城参加了体检。眼看着就要走出农舍,农民户口就要变成商品粮户口了,全家人都高兴极了,亲戚朋友同学也为二哥高兴,一个在贫穷农村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农民娃就要走进大学深造了,怎不让人高兴呢?

但是,下来的事情让人大失所望了。时间一天天过去,录取通知书如石沉大海,杳无音信,一直到后来打听说政审时就被刷掉了。一家人巴望的念想才由热渐凉了。

 实践证明,1977年,在基层,党的实事求是的思想作风至少在高校招生的某些方面上没有真正落实,使不少无辜的考生蒙受冤屈。二哥说至此不无遗憾。

那一年,二哥的高考分数甚至超出了被复旦大学录取的考生的分数。

往事如烟。有时候,往事也如刀,割得人的心阵阵作疼。送走了可歌可悲的1977年,二哥心灵的田野上长起了争气争胜争强的小草。石在,火不绝;山在,有柴烧;人在,志不休!太阳还要升起,大河依然东去,农民娃仍需要米粮填饱肚子。于是,二哥扛起锄头,走向那朝夕相伴的土地,再次投入耕读并举的战斗,向着1978年的高考进军!

春天,1978年的春天,国家召开了全国科技大会,著名学问泰斗郭沫若写给大会的书面发言是《科学的春天》郭老在发言里热烈称颂伟大的时代,疾呼科学的春天来了,让大家伸开双臂,拥抱这科学的春天!给人蓬勃的召唤和巨大的鼓舞!

在老百姓看来高考太难,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实在不容易,用我母亲的话说,就是“羊搁哪儿坡搁哪儿哩,咱先不去高中复习。”遵母命,在那宝贵的迎考时间里,白天二哥拉起驾子车,套上头牛与活伴们一起长驱30多公里山路拉窑炭;挑起水桶洇窑;拉起驾子车往地里送粪;还有种红薯锄地拉麦撂垛等等,一应农活里里外外干得扎扎实实,当年着实挣了很多工分,使大家家这个老缺粮户一跃跻身于余粮户的行列。

夜里是二哥学习的天地。家里有一个马蹄表,就放在小桌前,按照自己的计划,有序读书和作题,每晚强制自己学足三小时。那个时段的一个个夜晚,我感觉二哥是那样的充实,那样的坚定,那样的有意义。连我都坚信,二哥每读一页书,每作一道题,就是向高考的成功迈进了一步,困而不苦,虽苦犹乐,乐此不疲。

记得父亲特别支撑二哥高考,找熟人花12元给他买了语文数学复习资料各一本,母亲虽然责怪,但心里还是觉得毕竟不是买吃的东西浪费了。那是1978年5月的一个上午,二哥顶着骄阳步行十多公里,到横水公社张庄大队美丽的柳树沟村郭光华校长家取回了资料。捧起那两本资料,二哥像饥渴已久的讨饭花子似的,贪婪地狂嚼大饮起来。

1978年6月初的一天,热辣辣的麦田像被火烤炙着一样。二哥拉着麦车往场里赶。经过家门口时,回家喝口水。母亲说:“刚才林来了,高中老师说了几回,叫你去学校复习哩!”距高考只有20天了,在父母的支撑下,二哥向队里请了假,来到了久违的母校——横水高中。

承载着父母的希翼,胸怀着儿时的梦想,脚踩着走向理想的大道,投入学习,浑身都有使不完的力量。这是牺牲了养家糊口的劳动时间,专职来学习的,这金子般的时间是有代价的。任谁都没有理由荒废。二哥说这20天里,各位老师深入浅出、精妙透亮的讲课給他高考的成功垫定了坚实的基础。

1978年高考,二哥的考场设在今天的横水小学。监考老师来自麻屯公社,当年横水公社与麻屯公社对调监考。试题为全国统一命题。
    考场顺利,成绩入围,如期体检。但政审仍是个问题。好事多磨。找到当时的县教育局和招生办,得到了精准而全面的政策说明;最让人难以忘怀的是,找到了当时的横水公社党委书记乔玉清,乔书记明确表态:考上不容易,文革这么大一场运动怎么能让一个小青年负责呢?

 吃水不忘挖井人。乔书记坚持原则、力挽狂澜、振聋发聩的铿锵话语代表了党的伟大形象和实事求是的好作风。就是这番话,铺平了我这个农村娃走向大学的道路。那年高考的成功是蒙党恩蒙乔书记恩的结果,这个恩使我这个农村娃走上了人生的光明大道,让人终生难忘。

回望40年前的高考,二哥反反复复说仍要牢记师恩。要记住給他常识,給他方法,给他人生理想目标教育的老师们:一心扑在教学管理上的孙景云校长,写给学生启迪诗《家鸡》的学者型老师的马道聚主任;严谨治学的语文科周新春老师;关爱学生,躬耕不懈的语文科张兰田老师;学识渊博,课堂流畅生动的语文科韩朝明老师;悉心教学,严谨严密的数学科赵南老师、闫万松老师;心系学生、讲解透亮的物理科吉瑞祥老师,化学梁智吾老师;讲课明了、简洁准确的历史科杨子芳老师;献身教学、教风务实的地理科王世荣老师;条理清皙、深刻全面的政治科畅云青老师、孙学超老师;学生第一、倾心管理的史善刚校长、李永泉主任;献身教育、严格自律的体育科宋绍华老师。二哥说应该向恩师们鞠躬!致敬!
40年前,从横水这个古老的乡村走出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艰苦卓绝的路,都有自己的奋斗歌。我寻到二哥的高考日记,只见最后一页上面工工整整地写着:1977年、1978年这两次高考中,横水公社考上大中专学校的有:陈来敏、杨振九、韩振宝、朱富军、贾秋芳、韩海军、高延会、李克乾、刘天星、夏西辰、夏素红、王庄、夏宗献、赵振元、许顺兴、崔秉林、王振九、王七三、闫克进等等(还有的没记全不能完全列举)这些人曾经工作在祖国的四面八方、天涯海角,在不同的岗位上为祖国和民族的建设与发展发挥了自己的光与热,在平凡的岗位上,创造了不平凡的业绩!

而今年2018年,1977年的40年后,我的两个孩子也要参加高考了。这让我不由得想起了二哥曾经说过的一段话:

记住高考的岁月,感恩高考改变了大家的人生道路,感谢党和国家为大家建功立业提供的人生平台和机会。如今大家虽老骥伏枥,但大家的心依然深深地爱着大家的党,爱着大家的祖国。

 的确,抚今追昔,放眼祖国,人们就会看到,正是40年前以及之后的高考选拔的人才,奋战在不同方面不同层级的岗位上,有的掌控着国家政权,发展着国泰民安奔向小康的富足局面;有的奋斗在基层,工作在工厂、农村、医院、机关、学校,像一颗颗闪亮的镙丝钉,推动社会平常的生活健康运转;有的探索在科研的前沿阵地上,向宇宙进军,向深海进军,引领着科技大军捍卫着祖国的尊严与荣誉,成为国人的骄傲。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必须承认,40年前我国高考制度的恢复已经石刻刀凿般地留在了二哥那个年代的人们的记忆里,在中国历史的回音壁上闪现出璀璨夺目的光辉。从孔老夫子的有教无类到封建时代科举制度按照学问水平来选拔官员再到新中国的高考制度培养国家建设的各类人才和接班人,大体都坚持了在成绩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当代的高考制度辩证地继承和发展了历史上各种考试制度的优秀成果,有力地推动了新时期人才的选拔和培养,有力地推动了国民素质的提高,推动了我国社会生产力跳跃式的发展。今天我国综合国力跻身于世界发达的民族之林,这与1977年高考制度的恢复功不可没。这个惊天动地的大事件是当代中国繁荣的伟岸的里程碑。

品味历史,高考制度的恢复意义非凡。一种制度能够平等地对待人,这是对人的敬重,是对人的权利的承认和保护。当人们的高考权、被录取权平等地受敬重时,这个国家就成为强大的国家。当人掌握了学问常识,人拥有科学技术,这个民族就是强大的民族。因为人是生产力中的主导因素,也是最活跃、最革命的因素,一旦人获得了解放,拥有了自由,就会迸发出澎湃的积极性,其手中的常识和技能就会产生巨大的生产动力,排山倒海,开辟新时代,造福于国家和人民,使大家的国家走在整个世界发展的前列。1977年我国高考制度的恢复使世界看到了这一伟大的历史变迁。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二哥生在横水,长在横水,高考在横水,战胜挫折在横水,冲出贫穷与饥饿的困扰在横水。在那块充满酸甜苦辣的土地上见证了二哥这一代人40年前欢呼高考,拥抱高考的欣喜若狂;见证了在那困难的岁月里,横水的高考镌刻在他们身上的时代印记;见证了他们这代人站在家乡的黄土地上在困惑中直面困难,直面高考的坚定、勇敢和顽强;还见证了当年高考所呈现出来的社会生活中最大的公开公平和公正,以至于时至今日,老百姓仍然看好高考是当今中国最大的公平。因此,虽然40年了,但每每想起二哥经历的1977、1978那两年的高考,就想起横水那可亲可敬 的人,想起那雪中送炭的同情、关心、爱护和帮助,让人犹如春寒中的小苗突然被暖阳照耀的感动,心中就荡起幸福的涟漪,久久不能平静……  

阅读次数:223 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