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bet体育精神在河南 /

虢国的羊肉汤

来源:清洁能源企业 编辑:武东军 日期:2018-10-31

秋风起,羊儿壮,风吹草低,羊汤飘香。

北地秋冬,空气干燥,气候苦寒,人要劳作,以食为天,汤汤水水当是首选,一可滋润肺腑,二来提供热量,挡不挡饥先落个水饱儿。羊肉汤,是北方地域特有的风味吃食,更确切一些是黄河流域独有的一道特色美食,一碗老汤,四溢香气,沿宁、青、甘、蒙、陕、晋、豫、冀、鲁一路飘荡。

三门峡,古称陕州,西周初年的姬姓封国“虢国”曾筑城建都于此,故也称虢国、虢州。三门峡地处豫西边陲,紧邻晋、陕,新中国成立后,举世瞩目,全国支援,在此兴建“万里黄河第一坝”,虢国越千年又因“坝”而兴,高峡出平湖,黄河安澜,国泰民安,水电大军留驻,三门峡市由此而生。

在三门峡当地,一般选在午后,就地取羊,收拾妥当,剔骨去肉连下水入锅,添足井水,投香料包,劈柴大火烧开,撇去浮沫,中途捞取羊肉、羊杂等物,余骨架、羊头复坐老虎灶上转文火炖熬,凌晨,重燃大火烧开,汤成,浪花翻滚,水雾袅袅,一锅奶白。

秋冬时节,晨曦中,夜风未减,寒气逼人,三门峡的羊肉汤馆,不论是开在街道巷陌,还是身处村野小店,都会赶着早行人的脚步开门迎客。服务员下过门板,挂上棉被门帘,打亮灯,再擦一遍桌椅,捅旺炉火,清水洒扫了铺面,提着茶壶走进后厨,灶间,厨案板上羊肉、羊腰、羊血、羊肚已快刀切成片丝,抹了羊油的吊炉烧饼烘烤成通体金黄,靠窗坐在老虎灶上的大铁锅咕嘟、咕嘟快活地吞云吐雾,炉中火舌添着锅底,映红师傅们的脸膛。

“来碗汤”,门帘一挑,进来了食客。

“二两肉,多放粉条、香菜,要辣子”,老板边冲灶间嚷着,边招呼来人靠坐了,又叫人提了水壶倒上早茶。

后厨里,大师傅移身灶前,取过炒瓢,搁进一把红薯粉条,移开锅盖,拿炒勺舀了羊骨汤,旋起炉灶烧开,一手快速抓搁进了羊肉、羊杂,拿炒勺轻扬几下,翻过几滚,撇去油沫,持海碗,碗底放葱花,放入羊油熬制的辣子块,又抄勺巡城一一点了精盐、味精、五香粉等调料,盛进熬制好的羊肉汤,上撒一撮香菜末,一碗地道的虢国羊肉汤转瞬即成。经单灶回火,精心烩制,羊骨汤汤质乳白,醇浓鲜香,羊肉质地鲜嫩,软烂而香,葱花提味,咸淡适中,红油辣子、翠绿香菜相映抢眼,水汽蒸腾,汤香穿堂。

前厅里,众食客捧了老碗“埋头苦干”,只见人头攒动,大快朵颐之声声声入耳,羊肉汤、烧饼香香气绕梁,绵绵不绝,自是一番平常生活的快意、热闹。

羊肉汤端上桌,食客对碗沿“滋溜儿,滋溜儿”吸几口,品过汤味,方抓过竹筷伸向桌上的油泼辣子碗、精盐碟,剜了辣子,蘸了食盐,投进碗中,却不急着喝汤,一手托起烧饼,一手顺油旋儿,如剥香蕉,层层取了烧饼的黄焦皮儿,一片,又一片慢慢送入口中,嚼得“嘎、嘣、脆、香”,剩绵软的饼芯,双手扯了,丝丝缕缕飘洒汤中,筷子上下挑匀,喝口汤,热汤穿肠,连吃带喝,一碗入肚,取过第二个烧饼,把扯开的饼芯卧碗底,叫老板,加了汤,红红绿绿一碗,转眼又一扫而光,拿餐巾纸吸了鼻尖、额头上的汗,抿拭了嘴角,推开碗,打过饱嗝,就势倚靠,通体舒坦。

吃饱喝足,抬头复看邻座、对面食客忙活,影影绰绰,如梦如幻。坐一会儿,调整好心神,起身出门,大踏步迎风前行,开始一天的新生活。

片刻功夫,服务员端汤送饼,前后不停穿梭,鬓角便沁出了细汗。从早到晚,食客盈门,进进出出,往如流水,羊肉汤馆,铁打的营盘,冬去春来,一锅老汤香飘四季。

沿黄流域,北地诸省,逐羊而牧者,多就近取材,羊骨汤滋补,羊肉饱口福,自古食羊成风尚,仅喝汤,就称羊腥汤、羊杂汤、羊肉汤,食材不同,制法各异,而以羊骨汤冲浇碗中配好的汤料者居多,同虢国羊肉汤精心烩制而成者鲜闻,或许正因此,三门峡的羊肉汤才以虢国冠名,得益于三门峡深厚的历史学问底蕴,虢国羊肉汤就以它的独特美味香飘崤函大地。

如今,三门峡虢国羊肉汤这一传统的地方小吃,已有“好事者”对其进行了“包装”注册,搞起了连锁经营,并由河南郑州辐射全国,渐成燎原之势。

阅读次数:39 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