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洋姜非姜

来源:信阳企业 编辑:刘创创 日期:2018-10-30

小时候,我独爱洋姜,一是它的果实有别于姜的辣,二是我对它的花情有独钟。

我对洋姜的记忆始于对洋姜花的迷恋,那年父母忙于工作,无暇顾及放暑假的我,便把我送到姥姥家。姥姥家院子的一角种满了洋姜,俏皮的小花泛着黄光向我招手,我松开原本还紧抓母亲不放的手,一股脑地冲向洋姜花丛大口的闻着洋姜花香。

听姥姥说那天我在洋姜花丛里呆了一下午,就连母亲走时我都没有反应,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姥姥每年都会在院子的一角种满洋姜。

小时候的表哥非常淘气,在某天的清晨摘遍了盛开正旺的洋姜花,还故意撒在地上,我醒时看到满地的洋姜花后“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姥姥闻声走出灶屋看见地上的花朵便明白了一切,随手捡起一朵洋姜花别在我头上说:“不哭啦不哭啦,洋姜在头上开花了”,我一听姥姥的话“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当然,在早饭过后姥姥狠狠的教训了表哥,也是在那天表哥为了逗我开心,把我头上插满了洋姜花。

暑假总是过的飞快,转眼间就开学了。母亲来接我时,我呆在洋姜丛里迟迟不愿离开,最后母亲没了法子,硬是把我给抱走了。

再来姥姥家时已经是几个月之后了,院子一角早已不见了洋姜丛的踪影,来时的兴奋和激动转瞬间化为泪水夺眶而出,我用愤怒的眼光看着表哥,表哥连忙摆摆手说:“这次可真的不是我”。

我听完表哥的话依然嚎啕大哭起来,姥姥摸摸我的头说:“花凋谢了洋姜也就成熟了,是我把洋姜都给拔了,因为洋姜的果实在根部,明年春天姥姥再给你种更多,不哭了乖”。我似懂非懂的听了姥姥的话,便开心的和表哥玩了起来。

午饭时间到了,姥姥给我和表哥每人盛了一碗香喷喷的鸡肉,我俩刚走出灶屋,表哥便笑着说:“你看你碗里有好多姜,哥哥喜欢吃姜,把姜都给哥哥吧!”

我平时就怕吃葱姜蒜,听完表哥的话一股脑的就把“姜”都挑给了表哥。

不一会儿,我和表哥便把空碗送回了灶屋,姥姥看我俩都吃完了便问:“乖,洋姜好吃不?”

我说:“洋姜?我没见呀”。

姥姥说:“不可能啊!”说完便把她碗里的“姜”夹到我嘴边一块儿让我吃,我拼命的摇着头抗拒说:“我才不吃姜呢,太辣了”。

姥姥听完笑笑:“傻孩子,这是洋姜,不辣很好吃的”。我听完将信将疑的咬了一点点,唯恐洋姜跟姜的味道一样,但事实是:洋姜很好吃。

这时,表哥“咯咯咯”的笑声从灶屋门口传来,我立马明白过来:“自己又中了表哥的圈套”。

记忆总是随着时光的流逝在消退,但我唯独对洋姜的记忆念念不忘,洋姜不仅有芬芳的花朵和美味的果实,更有姥姥对我的爱。

阅读次数:57 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